今天是:

 

 

 

红土桑榆情先进事迹3
  

所属栏目:创先争优 发表时间:2013-6-27 作者:邱其华


 


 

乐当社会和谐“和事佬”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叫邱其华,1999年从武平县政协副主席岗位退休。退休以来,我先后在多个涉老组织中发挥余热。特别是近10年来,我参加县老干部调解委员会工作,化解矛盾,稳定社会。一桩桩民间纠纷的调解工作,让我焕发了青春,享受快乐人生。我为退休后还能为社会做出点滴贡献而感到自豪。


 

今天,我要向大家报告的就是10年来,我组织带领我的团队怎样过“和事佬”退休生活的,题目叫《乐当社会和谐“和事佬”》。


 

老干部调解委员会是我县为了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加强社会管理的一个创举。20027月的一天,县委领导找到我,对我说:我县中山镇发挥返乡老干部的优势,参与民间纠纷调解工作,取得了较好成效。县里决定推广这一做法,要在全县成立老干部调解委员会,请我出山担任主任。作为县级领导退下来的干部,我深知社会稳定的重要,长期的农村工作,我更清楚农村里头还有许多可能会酿成大悲剧的小矛盾、小纠纷等待我们去化解,还有许多悬在百姓心中的问题需要我们去解答,还有许多弱势群体,渴望我们去帮助……共产党员的一种神圣的使命感、责任心油然而生,退休后能有这一平台投入这项社会事业,一定会很有意义。我毅然接受了县委领导的这一任务。


 

筹建之初,我面临着“四大”难题:调委会没有具体工作模式;没有办公资金;没有交通工具;没有人员。


 

但我认定一条理: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没有工作模式可仿效,我就认真总结中山镇的经验,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资料;没有办公资金,没有交通工具,我骑着自行车,戴着草帽四处奔波,协调筹措资金。


 

筹办过程中,有人经常问我:“你退休后还忙碌着这些,一个月能加补多少工资?”我说:“我是一名退休国家干部,有退休养老金;尽点义务,无私奉献!”对于我的行动,有人赞扬,也有人不理解。每当我听到“人老了还想出风头”“有清福不享,活活一个大傻瓜”“老了还想出名”等等这样冷嘲热讽的话语时,我都一笑了之。


 

我想:为了家乡的繁荣美好,为了社会和谐、文明和进步,自己少点舒服,多点劳累,就会觉得晚年生活更加有意义、有价值。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调委会组建好,尽快在社会上发挥效能。


 

经过不懈努力,当年715日,武平县老干部调解委员会终于挂牌成立了。


 

调委会成立后,面临着最大的困难是基层调解员问题,也就是人员问题。因为我们无补贴,调解员都是义务劳动,所以大部分离退休人员不愿从事这项社会工作,有能耐、能胜任的同志常常以“没有空”“身体不好”等各种理由推辞。


 

为了让更多老同志参加其中,使调解工作尽快走上正轨,我提出“夕阳无限好,快乐自己找”作为动员口号,开始了最艰难的日夜奔波:白天我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晚上打电话四处联络,了解农村状况和离退休老干部的分布情况,动员一些懂法律、明道理、有责任、威望高、身体好的老干部充当基层调解员。


 

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那是20029月中旬,为了动员一位优秀的退休干部做调解员,我三次骑自行车前往中山镇请他出山,但均没有成功。于是,我决定“四顾茅庐”。


 

9月的天气,秋老虎高温不断。加上破旧的柏油路坑坑洼洼,10多公里的自行车程已让我气喘吁吁。当临近中山镇时,天空顿时乌云密布,雷声隆隆,不时有一道道闪电从天际划过,放眼望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一个避雨的地方。


 

正当我竭尽全力,一股脑儿往前冲时,突然“咔嚓”一声,糟了,自行车链条断了!再也无法前进了。这时,倾盆大雨从空中倾泻下来,一会我就成了“落汤鸡”。


 

当我赶到他家时,他被我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他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下,激动地说:“邱主任,您别说了,我听你的!”


 

晚上回到家,我把当天的故事讲给我老婆听,一向支持我工作的她开始心疼起来:“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三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也有稳定的工作,你就不要舍命做赔本工作了!”


 

一位名人说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这种精神就是饱满的革命热情,忠诚的敬业精神和顽强不屈的奋斗精神。一个人有了这种精神才能有所作为,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有高尚的理想和追求事业的坚强信心,有脚踏实地的行动。


 

每当自己遇上什么困难,我总是用这种精神鼓励着自己,鞭策着自己。


 

功夫不负有心人!同年12月,我县相应建成了县、乡(镇)、村三级老干部调解网络,首批“和事佬”有离退休党员、领导干部、教师、医生、政法工作者等共912人,经过几年的调整、充实,现有在册的“和事佬” 1182人。其中大多为出生在农村,原先工作单位的骨干,既熟悉农村情况,又具有较强的分析能力和民事协调能力,能为调解工作出力。


 

然而,调解员法律知识、调解能力等素质的参差不齐,却让我头“疼”不少!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每年都要组织举办一至两次调解员培训班,请法院、司法局、国土局、林业局等单位的行家里手当教员以案说法,对调解人员进行法律、法规、调解技能等方面的专业培训,着力提高调解人员化解纠纷能力、法律应用能力。


 

由于我们的调解工作不收任何费用,调处纠纷不需当事人提出申请,也不拘泥于程序、形式和地点,一经发现,主动介入,当场劝解。当初,虽然“和事佬”的调解结果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但对群众能起到良好的约束作用。所以有矛盾纠纷的人纷纷找上门,请我们做调解工作,不管大纠纷、小矛盾,邻里的、家庭的,集体事、政府事,只要有纠纷我们就调解。


 

这里,想说一件我印象最深刻的调解案件。


 

城厢乡在南通村因新建中心幼儿园征地拆迁受阻,工程一拖半年未能施工,2011722日,城厢乡党委政府经请示上级相关部门,决定强制征地。几十户群众闻讯赶来,手持农具棍棒,聚集田间,议论纷纷,情绪激动,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危险。眼看矛盾一触即发,该村老调委主任刘晋雄知情后,立刻向我汇报。


 

该如何化解这个棘手的矛盾?我反复思考,并立即召集办公室的同志召开专题会议,通过认真研究,发现征用户中有三位核心人物,于是我向乡党委政府提出建议放缓强征行动,让我们先做做思想工作。


 

紧接着,我带领县、乡两级调委会骨干来到现场,主动找其中一位名叫刘瑞良的征用户。刚到他家,他便滔滔不绝地诉说起他心中的“怒火”和后顾之忧,他说:“现在只有这二亩地和一口鱼塘,失去土地后,我们吃什么?”我耐心地倾听他的诉说,让他把心中的“愤怒”充分发泄出来。


 

大约倾诉了半小时,我抓住了问题的症结,以换位思考的方式,耐心与他交谈。首先,我否认他是“钉子户”、“刁蛮户”,而是肯定他有爱心,有责任感,对国家的土地能管好、种好,对他能勤劳致富等优点赞赏有加,进而启发他要从大局出发,运用大量的历史事实和现实事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启发他从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出发,支持这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情,对于他的后顾之忧,县乡两级政府早有安排保险和就业方案。


 

就这样,连续几天冒着人身安全同情绪激动的村民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得到了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刘瑞良也终于面带笑容地说:“我真想不到你们那么有耐心,我是农民,靠几亩地过日子,一时思想不通,也不能说我是什么‘钉子户’,蛮不讲理的人。其实与子孙万代的教育比起来,舍弃这几亩地,值得!我的孙子孙女都等着去幼儿园上学哩!”


 

在他带动下,其他农户也纷纷与工作组签订了协议书,一场惊心动魄的内部矛盾烟消云散。如今,两栋漂亮的教学楼拔地而起,已进入装修阶段,下半年可投入使用。县乡党委、政府和村“两委”领导知道老干部调解员“化干戈为玉帛”的消息,纷纷夸我们“用了最低的成本,完成了最艰难的工作,得到了最满意的效果”。


 

“社会矛盾相当复杂,但只要依法合情、公平公正调解,群众就信赖我们,就没有解不开的疙瘩!”这是我从事“和事佬”做调解工作以来,一直坚持的信念。


 

城厢乡汾水村三组村民钟淦香、钟淦信,因土地、房屋权属问题,从上世纪七十年代结冤不解,你砍我的果树,我废你的花卉,两家常常唇枪舌剑、大动干戈,矛盾越结越深,经村委会村民小组和乡老干部调解员多次调解仍无结果,甚至到后来借口回避不配合调解。去年4月,我带领县、乡二级老干部调解员前往调解。经了解并掌握具体情况后,我们组织双方当事人一起学习有关法律知识,在提高思想认识的基础上,依理疏导,依法调解,使其双方都认识到现在是法制社会,这样你来我往的争斗,只能两败俱伤,使矛盾越结越深。第二步,我再找钟淦信单独谈心。双方最后约定俗成并且在议定的协议书上签字,双方握手言和,协议书经司法确认后,双方共同履行。经我们回访,没有反弹现象。


 

十年来,我带领全县广大老干部调解员,把化解家庭的矛盾纠纷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如对一些多子女的老人,一旦失去劳动能力后,其生活问题无着落,有的将子女告上法庭,有的想服毒了结人生;有的夫妻关系出现裂痕;有的青少年因犯罪受刑罚处分,回归后感到孤独,无脸做人;有的因工伤、交通事故赔偿问题等等,我们都要主动介入调解。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这些家庭的矛盾纠纷得以化解,让更多的老人拥有夕阳人生的健康光彩,尽享操劳一生之后的多彩晚年;让一对对失去了的亲情回归;挽救了一个又一个失足青年,使“浪子”回头变成了致富能人;让一些因突发事故陷入困境的家庭不至于绝望……,当受助的人发自内心感激之情时,我感到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成就感,更觉得“和事佬”的退休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十年的调解工作,让人欣喜让人忧!


 

喜的是全县参与调解工作的广大老干部与自己一样,不计报酬、无怨无悔,积极主动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让千家万户的矛盾纠纷得以顺利化解。如今,武平县老干部调委会是农村中一支最活跃的化解矛盾纠纷的补充力量,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第一道防线,是社会矛盾问题的“减缓器”,是平安建设的“助推器”。


 

十年来,我们力求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共排查调处各类矛盾纠纷5400多起。其中,我自己参与调解的有380多起,调解成功率都达97%以上,其中,劝阻上访41290人次,教育转化劣迹青少年188名,做了大量的社区矫正工作,使“两劳”释解人员重新犯罪率降到了最低程度,使大量的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从而大大减少了民转刑案件的发生。正因为这样,我们的辛勤工作得到了各级党政领导的肯定和社会的认可。


 

20089月,中央组织部办公厅《组工信息》,还以专刊的形式,刊载了《2500起矛盾纠纷全调处的背后》的简报,肯定了我县调委会发挥余热保稳定促和谐的做法。《福建日报》、《闽西日报》、《长安》杂志、《平安福建》工作简报等各级各类媒体,从不同角度报道了我县广大老干部调解员发挥余热作奉献的成功做法。县老干部调委会也因此荣获福建省“20052008年度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荣誉称号,荣获武平县委、武平县人民政府“2005-2006年度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和武平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2010年度矛盾纠纷多元调解衔接工作先进集体”光荣称号;中山镇老干部调委会荣获2004年度国家司法部授予的“模范调委会”称号; 2010年,我被龙岩市委组织部、市委老干部局授予“龙岩市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称号。


 

而让我担忧和烦心的是:由于我们老干部调解委员会是调解民间纠纷的社团组织,双方当事人在达成调解意见后,调解协议对当事人缺乏强制性的约束力,所以,他们对调解意见说变就变,有时我们写了调解书要双方签字时,他们却反悔了,一旦一方反悔,调解协议书就成了一纸空文。于是,只好再一次甚至几次反复做工作,直到双方满意为止。


 

真情化解千家愁,辛勤换来万户宁!


 

十年的调和、促和、维和,我欣喜地感到,自己的晚年还能为社会和出平安、和出文明、和出稳定、和出经验、和出品牌、和出幸福!


 

这,就是我做为一名“和事佬”从中得到的乐趣。


 

老骥伏枥志千里,最美不过夕阳红。


 

今后,我将继续怀着平淡恬静的胸怀,做到思想不退休,政治不褪色;精神不滑坡,前进不间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继续为党的事业和家乡的发展付出更多的汗水和忙碌,在忙碌中寻找更多的快乐!


 

 谢谢大家!

上一条:红土桑榆情先进事迹2
下一条:红土桑榆情先进事迹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