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红土桑榆情先进事迹6
  

所属栏目:创先争优 发表时间:2013-6-27 作者:吴长锦


 


 

桑榆唱晚为朝晖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吴长锦,今年85岁,是漳平一中的退休党员教师。1951年,我从厦门大学回来到漳平一中从事历史学科教学工作,一干就是37 年。期间,党和政府给了我太多的荣誉,“全国优秀班主任”、“教育先进工作者”、“学科带头人”、“优秀人民教师”等等,这些鼓励让我深感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光荣。


 

教书育人是我一辈子的事业,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和满足。所以,1988年底,我从漳平一中退休后,就选择了在关心下一代的岗位上继续发挥自己的余热。担任校外辅导员,深入全市中小学开展革命传统教育;担任漳平市法院少年庭的人民陪审员,对失足少年进行教育帮扶;牵头组建“网吧义务协管队”,帮助未成年人远离网络不良侵噬……只要是有利于下一代健康成长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并且乐此不疲。


 

周围有很多人对我的行为感到难以理解,常常问我:“老吴啊,你退休了不好好享享清福,整天忙这忙那的,又拿不了工资,你究竟图个什么呀?”我总是笑着说:“就图个可以多动动脑,跑跑腿,防止老年痴呆啊。”了解我家庭情况的人甚至会骂我说:“自己满堂的孙子不去带,对别人家的孩子倒是挺上心;体弱多病的老婆不照顾,整天在外面想方设法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真是个不恋亲情的冷血动物!”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就会变得沉重:不是因为替自己感到委屈,而是因为对家人充满深深的愧疚。


 

老伴和我相濡以沫近60年,年轻的时候,我家上有老父老母,下有7个儿女,为了大家有饭吃,我不让老伴农转非。所以,她每天不仅要忙着带孩子、洗衣、做饭、种菜、喂鸡、养猪,还必须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忙得像个转动不停的陀螺。由于过度的劳累,老伴落下了一身的病痛。后来,好不容易孩子都长大了,一个个成家立业了,孙子一个个相继出生了,我也退休了,这时老伴是多么希望我能在家陪她一起带带孙子,享受享受天伦之乐。可是为了延续我钟爱的教书育人事业,为了关心下一代成长,我却没有时间在家帮她、陪伴她。周围的人说我无情、说我冷血,是有道理的。可面对别人对我的嘲笑和指责,老伴却总是安慰我说:“别管他们怎么说,就做你想做的吧,我支持你!”带着老伴的理解与支持,我更加专注地投入到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去。


 

下一代健康成长,思想品德教育尤为重要。我从漳平一中退休后,在校领导的要求下,我仍然留在一中做我喜爱的教书育人工作。我创办并主编了《校园之声》校刊,及时报道教育、教改动态。我给新入学的新生讲校史,利用每周一晚上全体教师例会的时间给老师们开设“师德”教育课。在每年新教师岗位培训时,为年轻的新教师补上“我是怎样当好班主任”这一课,把自己的经历、做法、经验传授给大家,让年轻的教师们热爱班主任工作,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


 

担任漳平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以来,我经常作为校外辅导员深入到各中小学举办各类讲座,对学生进行革命传统、艰苦奋斗、遵纪守法等方面的教育。每年三月我都会到中小学校去做学雷锋报告,从雷锋悲惨的童年、成长的故事、所做的好事等深入浅出地剖析雷锋精神,引导学生理解学习雷锋精神的深刻内涵和现实意义。为了开好讲座、上好课,我利用晚上时间查找相关资料,经常备课到深夜。老伴常常从睡梦中醒来对我说:“早点休息吧,别累坏了身子。”可我总是说:“没事儿,我不累,就快备好了,一会儿就睡。”时间长了,老伴得出了一个结论:“你的‘一会儿就睡’往往就是‘一宿没睡’。”听到老伴这样的调侃,我会心地笑了,我知道她是在心疼我、关心我。可是,想起学生们渴求的目光、开心的笑容和热烈的掌声,我明白了: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担任漳平市法院少年庭的人民陪审员,对失足少年进行教育帮扶是关心下一代成长的一项重要内容。在担任人民陪审员期间,我根据法律规定以及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特点,在教育引导、帮助改造等方面尽力发挥自己的作用。


 

记得我参与陪审的第一起青少年犯罪案件是一起盗窃案,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在校学生小黄。从前一天晚上盗窃案发生到第二天傍晚,小黄就再没有回过家,家长急得直想哭。得知情况后,我顾不上吃晚饭,就往小黄家里赶。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为了尽快找回失踪的小黄,我和他的家人一起四处寻找。亲戚家都找了,没有;常去的同学家找了,没有;常去玩的地方也找了,还是没有……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钟,由于没有吃晚饭,我的胃病又开始犯了,先是隐隐作痛,后来就剧烈起来,一阵比一阵地难受,汗直往外冒。尽管此时室外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大家都被冻得直哆嗦,可我额头却挂满了汗珠。小黄的母亲一再劝我说:“吴老师,您年纪大,天又这么冷,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仍然坚持说:“没关系,一起找吧。说不准过一会儿就能找到,我还可以帮忙做做思想工作。”直到凌晨两点多,终于在学校附近工地的一个水泥管里找到了又冷又饿又怕,蜷缩成一团的小黄。


 

第二天,我又来到小黄家找他谈心。也许是受昨晚经历的触动,小黄对我敞开了心扉。原来,小黄年幼时,父母就离婚了。因为单亲家庭的自卑,再加上学校同学的耻笑,小黄渐渐产生了厌学厌世的情绪。这次他跑到生父家去偷窃,目的竟是为了替母亲报仇,他始终认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造成了他们母子俩人生的悲剧。而且他天真的认为,盗窃自己的生父家不是犯罪。针对案件的实际情况,我对小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方面进行法律常识教育,一方面让他明白好好读书才是报答母亲最好的方式。同时,鉴于这个孩子主动承认错误,悔改表现好,对社会造成的影响不大,我根据相关法律条款,积极建议法院从轻处理,准许他继续上学完成学业,走上重新做人的道路。合议庭采纳了我的意见,对小黄判处了缓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小黄和他的母亲一同来给我报喜,我感到比自己的孩子考上大学还要高兴。在担任人民陪审员的前后十年中,我参与审理各类案件101起,涉及教育改造少年犯154人,得到了法院、家长和犯错孩子的一致肯定,得到了社会的好评。


 

1996年在漳平市教育局、教育工会的关心和直接领导下,漳平市退教协会成立,我成为首任的理事长。在这个组织里,我们在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同时,积极组织退休老教师开展关心下一代工作。我主动承担协会会刊《烛光》的编辑、出版与发行工作。《烛光》每月一期,及时报道退教协会活动、学校的教育、教改信息,至今已坚持出版185期,深受大家的喜爱。几年来,通过市退教协会这块活动阵地和会刊《烛光》这块思想阵地,我积极团结和引导广大老教师充分发挥自身阅历丰富、德高望重的优势,参与访贫问苦、管理教育基金、下乡督学、进校帮教、扶贫助学各项活动,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发挥了别人无可替代的作用,得到了学校、家长和社会的好评。组建“网吧义务协管队”就是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当今网络时代,有些孩子缺乏监管,往往会跑到网吧上网,容易受到网络上低级趣味的,甚至色情、暴力不健康内容的毒害。为此,我在深入中小学举办讲座时,大力宣传未成年人到社会网吧上网可能存在的种种危害,引导他们科学健康上网。同时,我找到当地文化市场主管部门积极建议:能不能组织成立一支“网吧义务协管队”, 队员由退休干部自愿加入,对社会网吧是否存在违规接纳未成年人行为进行监督,对到社会网吧上网的未成年人进行教育劝导。


 

这一想法得到当地文化市场主管部门的认可和大力支持,也得到了许多退休干部的积极响应。自此,一支由双鬓斑白、热情满满的退休干部自愿加入的“网吧义务协管队”成立了!作为队长,我带领队员们走上街头,进入网吧劝导青少年,义务对网吧进行监督。


 

在监督劝导过程中,我们时常会遭遇一些不愉快、甚至尴尬的局面。记得有一次,我进入某个网吧劝导一个正在上网的学生。起初,他并不理睬我,后来干脆破口大骂道:“死老头子,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在哪里上网你管得着吗?”听他这么说,我只是一笑,并没有放弃,仍然耐心地和他讲道理。这时,网吧老板走了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呵斥道:“你又不是文体局的工作人员,进来我这里干嘛!快点给我滚出去,别妨碍我做生意!”接着不由分说地把我往外推搡。“别推他,他是我爷爷!”刚才不听我劝导的上网少年大喊着冲了上来护住了我:“爷爷,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应该逃课到这里来上网。”我摸着孩子的头说:“好孩子,爷爷没事,你快回学校上课去吧。”走出网吧,目送着孩子远去,我才感觉到因为刚才被网吧老板推搡几下,没办法站稳,脚给崴了,痛得我大汗直流。随后赶来的同伴想冲进去找网吧老板讨个说法,被我拦着了。“没事的,回去自己用药酒擦一擦揉一揉,药膏贴一贴就行了,”我说:“刚才我又成功劝导了一个学生喽,你们呢,有‘成绩’吗?”“老吴啊,你真是个要工作不要命的‘拼命三’啊!”同伴老张的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正是凭着对关心下一代成长的坚定信念,我和老同志们一起夜以继日,风雨无阻,成为配合主管部门将未成年人拉出网吧“泥潭”的重要力量。


 

时间荏苒,光阴如梭。从1988年退休至今,我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已有24个年头了,先后被授予“退管服务先进个人”、“优秀共党员”、“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平生教学无他求,乐育英才度春秋”。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我始终保持着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仍愿以一颗灼热的赤子之心和滚热的长者情怀,继续为关心下一代工作尽绵薄之力!


 

谢谢大家。


 

 

上一条:红土桑榆情先进事迹5
下一条:红土桑榆情先进事迹7